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王久辛
加入时间:2015-07-3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王久辛: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汉 族 。先后出版诗集《狂雪》《狂雪2集》《致大海》《香魂金灿灿》《初恋杜鹃》《对天地之心的耳语》《灵魂颗粒》等8部,散文集《绝世之鼎》《冷冷的鼻息》《老友旧事》,文论集《情致 • 格调与韵味》等。作品先后获得《人民文学》优秀作品奖,中宣部、广电部、中央电视台颁发的特等奖、一等奖;2003年荣获民间设立的首届剑麻军旅诗歌奖之特别荣誉奖;在《诗选刋》评选的10大军旅诗人中名列榜首。2008年在波兰出版发行波文版诗集《自由的诗》,2015年在阿尔及利亚出版阿拉伯文版诗集《狂雪》。解放军艺术学院、延安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历任军区文艺干事,《西北军事文学》副主编,《中国武警》主编,编审,大校军衔。

蹈海索马里

谁也不愿在吼狮面前舞蹈。
——阿拉伯谚语







扫过
非洲大陆
最东端的犄角
鹰嘴儿勾内的尖
刺入一闪即灭的光芒
天光乍破覆盖整个大陆
漫入鹰的眼睛——摩加迪沙
灯光稀疏 椰树摇曳
哦 索马里半岛
我来了
海面上
一轮旭日徐徐升入我的双眼
在我云蒸霞蔚妖娆无限的心海
突然涌入索马里海盗出没的波涛……


1

当时 他看见她
那位皮肤黝黑的少女
用一串他根本无法复述的声音
紧紧地拽住了他的目光
他看见了她的眼神儿
那黑白分明的眼神儿
流露出来的一丝
一丝丝儿乞盼 是的
不是期盼 是乞盼
是一秒钟的十分之一
仍然被他迅捷的目光
抓住 那乞盼
只闪现了一秒钟的十分之一
是一种留恋
也是一种无奈
仅仅是一秒钟的十分之一
之后便是她的呼号
一种张楠和我们听不懂的呼号
同时又被黑皮肤少女的动作
吓了一跳 她
一下子敞开了怀
绑在她身上的圆凸凸的炸药
夺目而出他即刻护住大使
那是一秒钟的二十分之一的挺身而出
与此同时 爆—炸—了
那声音在摩加迪沙的上空盘旋
犹如阴魂久久不散……


2

他 就是一米八六身 长的张楠
喜欢在半岛皇宫酒店的五楼窗口
凭海临风 瞭望索马里海的月色
然而 那一声爆炸后的情景
令他至此以后的
所有时间——只要合上双眼
就会即刻闪现
并且永远 也挥之不去
太惨了——九个男女 和她
那位少女被炸的血肉横飞
他和他的战友
就是我们 我们奔过去
还准备抢救呢然而
眼前呈现的是一截一截的血肉
而且有几只胳膊
和大腿还冒着烟
有一颗长发头颅还睁着双眼……
他 就是张楠
前天才交了决心书
还用了一个成语原话是
如果不能为祖国尽忠——死不瞑目
此刻 他看到的死不瞑目
是一颗被炸飞的妇女的头颅
——在地上微微颤动
微微颤动 并且
还冒着刺鼻的焦糊味
他知道这已经不是一种味道了
那是什么呢?


3

那是一种进入记忆的方式
一种月光来自唐代张九龄的笔下
天涯共此时海上生明月
此时 他觉得那味道
比唐代诗人的月光
更令他难以忘怀
那是一截一截冒着烟的血肉坨坨
一坨一坨 冒着烟
而且肠子拉的老长
挂在残垣断壁上还有心肝肺
粘在墙上 和血一起
正在往下流淌……
这人间这大地之上
东一坨 西一块
不仅冒着烟还往泥土里渗着血
是红色的是鲜红
是冒着烟的鲜红
在他 在张楠和我们的眼里奔流
流啊 流——像月光洒满大地
大地一片银光素裹
而此刻 不就是八九个小时之前
血洒摩加迪沙的少女
那位少女呢
那位月光一样的少女呢
那眼神儿那乞盼的眼神儿呢
在这地上的哪一坨血肉碎骨的
残渣之中呢他——张楠 和我们
我们绝不相信那地上一块一块
一坨一坨碎骨血肉的残渣
与眼前浮现的少女有关
决不相信与那少女的眼神儿
有一丁一点儿的关系 是的
我在遥远的东方古国
想到那起爆炸案也绝不愿
往任何美丽的少女身上联想……


4

这是什么
这是逻辑之外的反逻辑
这是情理之外的反情理
是纯洁之上对纯洁的逆袭
是善良之上对善良的亵渎
摩加迪沙每天狂骤的枪声
与持续不断的爆炸
还不能使我们惊醒我们
还以为那是遥远的非洲的事情
与亚洲欧洲拉丁美洲无关
从而拒绝进入对非理性的追问
与思考 对我们自身
对这个世界的公平公正
进行更遥远更深切的扪心自问
那么 这个世界我是说
整个人类就——在劫难逃……
所以 虔诚是从心的给予
无私忘我是从给予中感受高尚
而救援与救赎
就是做人
中国 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就勒紧裤腰带援助亚非拉
而且决不谋取私利
这就是做人——做大写的人
不仅利他救人更是利己自救
是避凶而拥吉
创造真正的大同世界


5

起风了浪大了
索马里海上的明月
依然在波涛中踊跃
像起伏变幻的白色纱巾
却又是一望无际的银辉 在荡漾
这里向东是阿拉伯海
向北是亚丁湾 穿过红海
再往北 经过苏伊士运河
进入地中海
南岸是非洲 北岸是亚欧大陆
沿地中海西行出直布罗陀海峡
就是大西洋而索马里半岛
岂止是非洲之角
我宁愿把它看成是通向世界的
唯一的天梯 而那精神的
喜马拉雅险峰就是
摩加迪沙——这个人类之痛的针尖


6

现在 这个针尖上
生活着一千六百万人口
公元七世纪阿拉伯人就移居此地
后来英国人法国人意大利人
等等 都曾到这里反客为主
这个以产香料闻名的邦特古国
像非洲大陆上所有的土地与人
都曾有过被奴役的命运
索马里人也不能幸免
那不仅是脚掌被刺的痛疼
而是你明明吃着我的
穿着我的睡着我的房子
拿着我的珍宝还要说我
亏欠你的 并强迫我
必须终生为奴 世袭为奴
以偿还亏欠你的 无尽的债务
你们是我的祖宗吗
我们有什么义务
必须接受你们的压榨与欺凌?


7

这是比万箭穿心
更疼痛的万般无奈又无以为诉
他们的皮肤是黑色的
但黑色的皮肤更是皮肤
而且健康像皮肤下的肉与骨血
也是骨血与肉关于被他国奴役
关于贫困与饥饿 宗教与祈祷
关于战争与和平 爱情与生活
在这个针尖上
都曾经有过锥心刺骨的经历
像所有非洲同胞都有自己的语言
他们叽哩哇啦的叫喊
谁听 谁听的懂
谁真的听懂了能去理解他们
为他们洒下——哪怕半滴眼泪
他们古老的语言
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公元七世纪
有足够的长度
可以把地球五花大绑
然而 谁会翻译他们的语言
并且当作《人权宣言》
向全世界出版发行呢?
弱国没有外交弱国没有语言
弱国没有生存的权利吗
上帝什么时候规定
不能用手抓饭而必须用刀叉吃饭
你习惯右舵驾驶汽车
我用左舵就不行吗
文明与宣言无关
文明与人的生存息息相通
文明是相互交融拒绝战争
彼此相亲相爱
为什么殖民统治早已结束
这里仍然一贫如洗
地方军阀东一团西一伙
他们的武器弹药都来自哪里
为什么索马里的孩子
不认识自己祖国的文字
却可以用英语乃至法语乞讨
世界是这样改变的吗
人类是这样进步的吗
如果你的文明
以灭绝其他种族的文化为己任
以改变其他民族的传统与习惯
为目的 那么请你去问问
你所信奉的上帝人道之上的天道
太阳和月亮的光辉
难道不是拥抱全人类吗
起风了 浪大了


8

关于那位少女乞盼的眼神儿
现在 通过索马里波涛的汹涌澎湃
翻卷在张楠的眼前 那眼神儿
是否包含了
对人间最后的一丝留恋
这个问号 在张楠的心上缠绕
他甚至忘记了恐惧
但是 当活生生的少女
顷刻之际就变成一坨一坨
冒着烟的骨肉残渣
并且就飞溅在他的眼前
他无法禁止自己的汗毛不倒立
不炸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使他的双齿紧紧地 紧紧地咬住
稍一松口上牙与下牙
便不停地撞击发出的声音
听上去很怪异明明是上下的相撞
发出的却是嗞嗞嗞的颤音
比寒战 更冷
是不寒而栗的上下错动
他洁白的牙齿
他使用了二十八年的牙床
怎么可以不听使唤
怎么可以毫无规则地自己乱撞
并且发出他自己听上去
都有点儿非人类的意味儿
于是 他一只手抠着枪机
另一只手托着下巴
终于有效地控制住了寒颤
我的大使呢 他看见大使
正在他和另外三位战友的中间
沉静地站着恰似一座铁塔
大使像将军那样锐目犀利
用不高的广西话对他们说:
别怕 这种事情每天每夜
每时每刻——在摩加迪沙
在索马里 都有发生
你们必须习惯 我已经习惯了……


9

张楠和他的战友就是我们
我们最初听到的枪声
与靶场上空回荡的 完全不一样
靶场是从一个方向向另一个方向的
射击因此枪声从身边响起
在目光的正前方炸响
这里的枪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在身边的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方爆落
一次子弹从一只飞鸟的眼睛穿过
还有一次 子弹竟然削掉了
张楠左胸别着的步话机天线
噼里啪啦与叭哩吡啦的子弹
三百六十五度角
乱七八糟地飞没有规则
东西南北中
全方位无法预知与预防
任何一个角度的任何一个角落
都有可能飞来一串子弹
时空完全通透
包括飞往吉布提的空中航道
与抵达邦达兰自治区首府
加威罗的每一秒钟
都在林立的枪口注目下完成
躲无可躲 藏无可藏
战争状态下所谓的掩体
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事实上 摩加迪沙的每一块墙壁的
每一块砖头 包括土墙上的
每一棵小草 哪怕是绿色的
或金黄色的小花
都是无辜的受害者
而索马里六十三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包括三千二百公里的海岸线
一万平方公里的水域面积
都是事实上的战场
躲躲到哪里
藏藏到何处
大使说:这里随时都有危险
但是——敌人在哪里?


10

在索马里 所有的反政府武装
都声称与中国友好
但是子弹不长眼睛说打过来
就打过来了大使和他的工作人员
在这个无法预知生命旦夕的国度
向索马里的兄弟姐妹
发放救援物资传递和平友好的信息
出生入死与子弹擦肩而过
一次又一次与死神对视
是穿着整洁的赤膊上阵
是前脚迈出去
就不准备再回来的慷慨赴死
在子弹横飞爆炸随时发生的摩加迪沙
大使环视了一遍
站在他眼前的八名武警战士
深情地说:你们就是我的长城
有你们在我身边 我就无所畏惧……


11

那晚没风战士们哭了
摩加迪沙的夜色
碧透的可以闻到月亮上桂花的清香
银色的清香轻轻地笼盖着窗外的房屋
与远方的海面大使站在窗前说完那段话
刚刚来到索马里的八名武警战士
默不作声地热泪直淌
不是想念母亲
不是思念心爱的妻子或未婚妻
他们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被人寄予
这么庄严 神圣
却紧紧贴着死亡的心脏
甚至可以听到死亡怦怦跳动的心
在向他们召唤的时候——
被赋予他们象征祖国象征长城
成为一个国家的屏障
成为共和国的尊严


12

后来 就是昨天张楠的战友
——我的好兄弟在微信中告诉我
他们是被大使的一番话
所包含着的那份光荣
激动的——八颗年轻的心
和十六只热泪扑扑漱漱滚落的眼睛
在窗外月光的映照下
闪耀着圣露般晶莹的泪花
我感受到了那泪花的重量
否则我的心海里
怎么会一下子沉浸去
十六颗圆圆的月亮呢
十六颗排成两列整整齐齐
八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在我的眼前一一浮现
他们的名字是:张楠
王蓬勃李杰赵军团王旗
李海鹏 任方金 朱随军
年轻的月亮血肉的灵魂
在索马里海的波涛中
踊跃着生命永恒的皎洁……


13

令人心神往夜色多么好
休息吧大使说
战士们把千言万语
压进周身的每一寸血肉
包括所有的骨头是的
血肉代表语言骨头代表生命
而默不作声呢
则代表信念积聚的血性
和钢水浇铸的灵魂
正彻底融化在一起
关于战士与祖国
那首歌是怎么唱的呢
嗯呐月亮代表我的心
我的心 战士的心
祖国的心 和平的心
天地有知 他们不会辜负
那一份碧海天心的神圣的光荣


14

斯特劳斯 那无忧无虑的
蓝色多瑙河 那种无忧无虑
对于索马里人和摩加迪沙的
大街小巷简直是一种反动
在这里长颈鹿睁着惊恐的凸眼睛
骆驼的奔跑充满了神经质的跳跃
飞鸟本来最自由最安全
然而 那随时响起的枪声
会让㸰们从三五千米的高空
一头栽下来 于是
我们看到的椰子树
是未经审判便被斩首的
没有树冠的半栽子树桩
而那朵金色的小花之上
那翩跹起舞的彩蝶
与蝴蝶泉边的任何一只都不一样
那是异域东非绝色的花仙子
双翅优雅地轻轻展开
犹如一对精微的孔雀
刹那间开屏
斑斓的羚羽似千双美目
一齐向你飞来爱慕的丽眼儿
这是人间最丰富的色彩绘就出的
世界大师也无法描绘的浪漫
在索马里 在摩加迪沙
曼妙地飞舞无忧无虑地飞舞
这人世间的精灵太放肆了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无忧无虑地沾花惹草
怎么可以无忧无虑地任意调情
怎么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泛爱
怎么可以轻盈地落在瓦砾与垃圾
堆起的小丘上难道没有花蕊可落吗
难道不可以落在最少还算干净的地方吗?
没有 在摩加迪沙
——这个战争的废墟上
瓦砾与垃圾场
构成了所有生灵——绕不开
躲不过的风景在这里
在爆炸与枪声的间歇里
我是说所有的缝隙里
都塞满了恐惧
因此请记住——无忧无虑
这个和平世界最寻常人的
最寻常的心情对于摩加迪沙
这个没有一座完整建筑的首都
这个古都内的所有人民
包括所有生物与植物
都是奢侈品在这里
弹洞是最寻常的瞭望镜
随便沿着一个弹孔望出去
就可以看到被战乱折磨的街区
——满目疮痍一串子弹射来
那只蝴蝶那个精灵
被打了个稀烂……


15

行进在各种枪械瞄准镜里的车队
正行进在十字晃动的聚焦中
行进在圆圈里行进在枪口下
车队不长 只有三辆
前边 皇宫酒店安保的开道车
中间 大使的专车
车内 前后左右
三个武警贴身护卫
后边 截道车
包括司机 四个武警荷枪实弹
跟进警戒——随时准备战斗
他们的眼睛各司其责
一对眼睛负责一扇车窗的警卫
车轮每转动一圈儿
都从他们怦怦跳动的心上
稳稳实实地碾过
踏着刀刃翻越崇山峻岭
踩着针尖走过万水千山
在方位角的指引下
驶过了一程 又一程……


16

一串子弹从爆烈的性子里射出
——似从大使的耳边穿过
警卫即刻用身体护住大使
后面冲出的武警
瞬间飞来 他们
用身体挡在大使专车的前后
以默不作声的身躯筑起两道长城
开道的索马里安保
跳下车叽里哇啦地一通叫喊
——这是中国大使的车队
看往后看看大使专车前
那面迎风招展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
很小 但鲜红
正在大使专车的前轿
威风凛凛地飘扬……


17

在索马里 在摩加迪沙
五星红旗——就是通行证
始终代表并象征着和平
只要看到它索马里人即刻冰释
所有误解道路畅通无阻
作为中国军人或中国公民
只有在此时此刻才能体会
一个强大的祖国她之所以强大
仰仗的绝不仅仅是物质财富
还有精神还有令人信赖的善良和无私
那才是赢得尊重与敬仰真正的力量


18

然而 索马里今天没有安全区
子弹和弹片不仅有选择的目标
还有很多盲目的像失魂落魄的飞鸟
出人意料地瞎撞内战早已结束
但不间断的袭击与战争接二连三
自由变成了随意
恐怖变成了主义
子弹完全失去了目标
枪也彻底变成了玩具
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所有的匪夷所思
在这里都变成了家常便饭
在索马里在摩加迪沙——危险
危险就在纵向的时间
与横向的所有空间里
你不要说生活一年
你只要生活一天
半天 一小时
就足够了
就足以
体验


危险无处不在的国度
即使 即使最纯粹的宗教
也难免被恐惧笼罩
被迫武装起来
在这里
恐惧给恐惧的人们
制造着恐惧于是恐惧便成了
这个国家这个城市的灵魂
再于是你让我恐惧
我也让你恐惧
一颗又一颗恐惧的心
挨着心的恐惧恐惧便成了生命 
生命的恐惧在恐惧的生命中熬煎
生不如死锻造了视死如归
含笑九泉 哪怕是妙龄的少女
也早已忘记了甜蜜的爱情
和月光覆盖下的古都
以及古都面朝大海的旭日东升……


19

那天张楠甚至没有靠近窗户
他只是正对着窗口一颗流弹
破窗而入直接钻进了
他的左胸
——距离心脏只有不到一厘米
幸亏他一口气做八百个俯卧撑
一千多个仰卧起坐
跑三个五公里越野跟玩一样
倒立在单杠半小时可以一动不动
然后 再来个三百六十五度的大回环
之后 才是乳燕亮翅的潇洒落地
超负荷超强度的训练
给了他刚健的肌肉
虽然距离心脏只有不到一厘米
但那近似的一厘米肌肉
那肌肉的密度与质地
足以保护他心脏的自由跳动
像铜墙铁壁将死亡
坚决挡在他的生命之外
他的身躯 当然是血肉之躯
子弹擦着心脏而过的穿击
正像命运交响曲的前奏
——是死神来敲门了吗?


20

梆梆梆梆——生死抉择
是留下来还是听从大家的劝告
赶快回国治疗
走还是留
这一刻的抉择令张楠犹豫
姐姐因患癌症病逝
钟情他的女友渴望他早点回去
父母就不用说了那个牵挂
在隔三差五的视频中
都能从母亲眼里噙着的泪珠看到
那天大使站在他的床前 
告诉他返程航班已经订好
可以启程了走还是——留
张楠又一次想起了
那位充当人肉炸弹的索马里少女
和那少女乞盼的眼神儿
那眼神儿十分之九以上
闪射出的是决绝刚毅
那刚毅是暗黑色的冰冷
不带一丝半缕温度
还有十分之一以下呢
是乞盼她乞盼什么呢
渴望救赎为什么自爆且滥杀无辜
是决绝为什么眼里会含着乞盼
意味深刻 含义丰富
更何况它竟蕴于一位少女
美目流转的顾盼中
却又瞬息之际化为了灰烬
她的乞盼究竟包含了什么呢
不是迷人 而是诱人
不知道美国总统目睹这一切
作何感想英国首相看到这一刻
又要发表什么样的国情咨文还有
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还有整个欧洲
他们都会用一个恐怖份子
来抹去这位少女的乞盼吗
当你恐惧对现实的追究
对一个生命自绝的破解
才是真正的恐怖无论一个人
还是一个国家抑或一个民族……


21

再比如 母亲
就是张楠的母亲 和我们
张楠的战友——我们的兄弟姐妹
如果目睹了这位少女的眼神儿
又会怎么想多元的世界
遇到了多元的人类但是只要是人
难道还能脱离了相亲相爱的人道
他 张楠蓦然想起随大使
给索马里难民输送救援物资的情景
他看到一群索马里妇女
抚摸着中国制造的缝纫机
像遇到了久别重逢的丈夫
喜出望外的热眼
和抚触缝纫机的微微颤抖的双手
让张楠看到了索马里的灵魂
他们的灵魂深处的渴望
与整个欧洲亚洲拉丁美洲
包括非洲与世界各民族人民
是完全一样的心灵
都是渴望平安永久
都是那两个普通的字——生活……


22

13岁的索马里摇滚歌手克南唱道:
我们生来自豪 高贵不输罗马
到处是暴力和贫民区——那是我的家
我听他们说爱是唯一的办法
于是我们为他们而战
却被他们所骗他们总想控制我们
但他们无法将我们捆绑因为
我们像野牛那样战斗勇猛直前
——为一口食物而战……
他说的“他们”是谁
“他们”如何欺骗了他们
使他们为“他们”而战斗
而“他们”还想控制他们
一个13岁的孩子却有着雄辩家的
敏锐言词和冲破一切牢笼的自由意志
这是战乱与恐怖的土壤
培育出的天才很难说
他日后不会成为马丁·路德·金
成为纳尔逊·罗利赫拉赫拉·曼德拉
煎熬的心上扭结着痛苦的思考
而思考的血腥又加杂着悲伤
他不是悲悯而是绝望
更令人惊叹的是
他已经独立 并获得了思想


23

……张楠的思绪沿着海风
在月光下的索马里海凝聚
这的确是一个自有人类以来
最伟大的时代 然而
这又是一个值得全世界的
每一位公民深深悲悯的时代
所以 德彪西是伟大的
他的《大海》起伏与澎湃的
每一个音符都属于忧郁
是忧郁的波涛翻卷着忧郁的浪花
每一朵飞溅开来
都是忧郁的心的破碎
都是破碎的心汇成的大海
大海大海
你何时能够汇成悲悯的大海
以你恢宏无比的力量
把冷漠变成同情
把同情变成怜悯
把怜悯变成救赎
把救赎变成信仰
变成地球上的每一位公民
所有生活的行为准则和习惯……


24

在悲悯与救赎之间
张楠觉得自己必须留在摩加迪沙
必须和他的战友——就是大使
和我们一起奔走在刀刃上的枪林弹雨
针尖儿上的恐怖袭击去履行
人道主义义务代表祖国
甚至代表人类
和索马里难民一起深入恐惧
接受煎熬 虽然这里并不缺他这一个
但张楠的决心是今生如能在这里
在这个刀锋上的国度——索马里
在摩加迪沙——这个针尖上的首都
奉献自己才不负中华儿女
热血灌顶的血肉之躯
才不负大使所托之光荣
才是“难酬蹈海亦英雄”……


25

他留在索马里海天一色的涛声中
和那涛声拥抱着的椰风吹拂下的人群
他和那人群中极少极少的
东方古国——中华人民共和国
使馆的工作人员一起
在不间断的爆炸与枪声中
和恐惧中的索马里人一道
承受着苦难饱受着灾难
他们给儿童发放书包和食品
以扶助的行为和目含友爱的微笑
表达着中国对世界的感情在索马里
饥饿与物资的极度贫乏犹如
一个个枯瘦的黑孩子的胳膊与双腿
太 瘦 了
瘦的像落下一只麻雀
就能压断的枯枝
唯有那一对黑洞洞凹陷下去的大眼睛
亮晶晶地闪烁着银亮的光芒
每一对都像皎洁的月亮
圆圆的月亮
深陷在孩子们的眼窝
而那目光 则闪着直刺人心的疑问
为什么我们饥肠辘辘
而你们却比我们生活的好
你们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我们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吗
他们把我们当成了你们
又把你们当成了我们的镜子
他们看见了自己卑贱的
丑陋的瘠薄的无依无靠的
举目无亲的随时会死的
死了会发臭腐烂的
并且是没有人来埋葬的自己……
他们从我们身上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从他们的你们身上看见了悲哀
内心深处的悲哀无处不在的悲哀
又无以诉说的悲哀悲哀的月亮
很皎洁皎洁着整个摩加迪沙
皎洁着整个索马里半岛
甚至也皎洁着整个非洲
皎洁的悲哀与悲哀的皎洁
直入骨进心
入下一代人的骨头
进下下一代人的心里
那皎洁的悲哀就高挂在天上
就沉浸在海里贯通天地
入骨进心我知道
作为张楠的战友我们都知道
这皎洁的月光作为风景
它的美无与伦比
但是作为饥饿的孩子的目光
这皎洁就是一把利剑
直刺人类的良知……


26

我想这里如果继续饥饿下去
即使这些孩子长大了成人了
他和她的伙伴们想起饿馑的童年
想起爆炸和枪声混杂的过去
他们会有怎样的心情
他们会热爱这个世界吗
即使当他们中的一部分有了文化
进入发达国家看到了
他们与整个世界不同的历史
回顾往事知道了
他们爷爷的爷爷早在14世纪
就被奴役他们会对奴役过他们的民族
和国家的人民——友好吗?
索马里竖着一个巨大的问号
我要把它拉成一个同样巨大的惊叹号


27

黑鹰坠落了军阀又来了
伴着部族的纷争和私人武装的
不断扩大海盗猖獗绑匪横行
百姓衣不遮体饥肠咕咕歌唱
饿殍遍野自杀式爆炸从未间断
是谁让他们生不如死
你们生来就是看我们忍饥挨饿的吗
我们和你们仿佛生活在一个世界
然而你们叫嚣的全球一体化
究竟有没有我们我们活着
是你们多元世界的哪一元
哪一元的理论和实践里
有我们生存的理由和空间
——是饿死拉倒的一元吗?


28

皎洁的非洲之角
镶嵌在索马里孤儿的眼窝
明晃晃地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仿佛那古老的诵经声
海潮般拍击着张楠和他的战友
——我们的心扉我们感受到了
那个寂静无声的质疑
那个贯穿古今的情绪
从公元七世纪到二十一世纪
莫非要延续到下一个世纪吗
摩加迪沙那一群群孤儿眼窝里的月亮
刹那间便沉入索马里海的最深处
一如张楠和我们的忧虑
在望不到底的深渊中
明晃晃地挣扎着……


29

别他娘的牛哄哄了
这里不要凌驾于人道之上的指手划脚
这里的民族有自己的宗教与信仰
可以相互沟通 达成谅解
也完全能够相互包容与融合
并最终形成宽阔的思想
但是现在 他们中的一部分
被另一部分所仇视相互厮杀
被错误与错误挑唆像装备了
现代化武器的冲动火拼升级为战争
团团伙伙帮帮派派
国无宁日民不聊生
在生不如死的灵魂里面
游荡着一个魔鬼
——就是极端极端
把生命的能量聚集
变成炸药变成一次次的恐怖袭击
地火在升腾
空气中弥漫着刺骨的祁寒
索马里没有兵工厂
摩加迪沙也不生产子弹
当贪婪驱动着占有欲
当精神被极端推向不共戴天
祥和被扭曲成狰狞的面目
生存的意义被曲解为你死我活
人在人的眼里变成了死敌
于是魔鬼上身引狼入室
战争贩子把先进的枪炮弹药
一股脑儿地向这里兜售倾泄
罪孽啊是哪里伸出的一只手
把邪恶的灾难甩在了火药桶上
一声声巨响把灾难变成了灾难的灾难……


30

一母同胞缘何相互残杀
若不是精神失常肯定是神经错乱
但是——但是——
我要问的是:谁干的?
高明不属于反人道的元凶
拉一帮打一派支持一伙打击一团
有必要把兄弟姐妹的分歧
上升到我民主你专制的精神高峰吗
自由可以冲击家规国法吗
你的人道难道没有骨肉亲情吗
文明社会是这样推动人类进步的吗
这样的荒谬不被纠正人类就没有安宁
这样的偏执不被棒喝世界就没有和平


31

这里没有爱慕你的大白妞我说你呐
在饥肠辘辘的索马里孤儿面前
耍酷的异乡人你没看到
摩加迪沙那残垣断壁上的弹洞吗
那是黑鹰直升机射出的子弹
——留下的历史遗迹 而那黑鹰
当时还没回过神儿来就被索马里民众
用你们贩给他们的武器——揍了下来
这里不需要世界警察
一如太阳与月亮不需要任何真理的指引
它们有它们自己交替升降的轨道
甚至连光 都是他们自己的……


32

月光的翅膀沿着霞光的歌声飞翔
饥饿的索马里从来不缺少旖旎的风光
张楠和他的战友就是我们
我们在这里严守当地民族的风俗习惯
尊重宗教信仰 寻找相亲相爱的道路
一百五十多次的出行任务中
每次钻入贫民窝棚
送上食品衣物
把身上所有的美元掏出
堆放在窝棚里的床上
我们都有如释重负的幸福感
都有给予之后的满足
和拉起贫困兄弟姐妹的些微成就
如果全世界的富人都来拉
用劲儿地拉把所有贫困中的人民
拉起来拉进富裕文明的生活
谁还和你有仇谁还会恨你富足
爱绝不抽象爱就是拉起弱者
和强者一起走向光明……
大使是唯一会讲索语的外交官
他对在索的中国医生叮嘱
注意安全 千万不要走
要留下来索马里缺医少药
要尽可能多地为百姓防病治病
他抱着骨瘦如柴的索马里儿童热泪长流
简陋窝棚中的大使令张楠久久难忘
他在日记中写道:阴暗
这个词儿原来是有形象的啊
那是一种发霉的汗腺的味道
在燥热闷骚的窝棚中弥漫
不止刺鼻并且入脑进心并且叩问天良
张楠和他的战友就是我们
我们从使馆同志的行为中
体会到:所谓文明
就是人的良知要往低处走
哪怕自己微不足道微如尘埃
也要为更低微更渺小的人们做点事
哪怕是一个亲切的眼神儿
一个流溢于心的纯真微笑
一个相助的手势
一串急忙赶上前来援手的脚步
那是人——心与心于瞬息之际
相融相合的——宽广无边的大路
我们——张楠的战友
和索马里人一起
走在大路上
走在摩加迪沙的大路上
走在索马里半岛——所有的大路上
就是中国走在大路上
就是人类文明走在大路上
在这里在使馆同志的带领下
把一颗颗心——中国心
注满爱然后一一种下
种在非洲之角犹如沉进
索马里海的那些星星和月亮
在大海中闪烁着有限 却永恒的光明……


33

2015年7月26日下午四点零五分
半岛皇宫酒店卡塔尔埃及肯尼亚
及中国大使馆一切如常
那是当地时间也是当地的下午
气温很高酒店内的
四个国家的使馆冷气开放……
突然 一声巨响——气流
把所有窗框击飞将所有天花板
击落 酷哩哐啷哗啦啦——钢架吊装的
天花板与飞进室内的窗框
比子弹比弹片更凌利凶残
使馆工作人员 伤亡是绝对的
中国三伤一亡 报道说
一辆自杀式炸弹袭击了
半岛皇宫酒店张楠——我们的战友
在袭击中不幸牺牲
在这里所有的不幸都包含着必然性
而所有的灾难
都源于自然的极端与人为的极端
大海极端 有了海啸
苍天极端 有了暴风骤雨
沉默一如泥土的大地仅仅极端了
一下子——就有了山崩地裂
而人的极端呢放眼世界
从法国遇袭到阿富汗暴恐
从叙利亚动荡到非洲的难民潮
人类如果没有获得
洞穿“极端”的“第三只眼”
我们就无法进入恐怖世界的内部
从而找到 起于青萍之末的根源
我们的好兄弟——张楠的献身
就毫无价值……
极端是悲凉的夜色吗
是闪烁在那位少女眼神儿中的乞盼吗
尽管那是一秒钟的十分之一
然而 对我来说
却期望那是一种留恋一种顾盼
一种妩媚动人的魅力闪现
于是我们就可以据此而呼唤
快把这十分之一的最后的乞盼抓住
向她表达——对她的尊重爱慕
向往和追求还她最初的爱情
还她热恋的甜蜜和高贵的忠贞
朴素的勤劳与智慧
使所有贫困中的饥民
都能感受到人类世界的真诚救赎
与公平公正感受到人间的温暖与友爱
并使之真正获得生命的希望……

谁也不愿在吼狮面前舞蹈
我不愿蹈海于针尖上的索马里
我有两万两千名战友
在十支联合国维和部队里战斗
加上张楠已有十七位中国军人的亡灵
在世界各地的动荡中魂游
他们与无辜而亡的平民一起
在地下祈祷和平
为我们活着的人类呼唤爱
他们像一根根针扎在我们的心上
流出的第一滴血洒在了哪里的土地
哪里的土地会为他们长出橄榄树
我不知道我知道我们还会流血
虽然不知道
流出的最后一滴血将洒向何方……
为此我将继续蹈海于针尖
蹈海于动荡的世界因为我是军人
是酷爱和平与维护和平的——中国军人

2016.5.20. 于京华
2017.5.10. 于京华
2017.7.4 . 于京华


此诗首发2017年7月17日《解放军报》“长征”文学副刊。
长诗'蹈海索马里”首发于2017年7月17日《解放军报》“长征”文学副刊。

相册
  • 诗人
  • 诗人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