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李之平
加入时间:2015-06-1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李之平,1969年生于山西,女。9岁随家人迁居新疆伊犁。诗人,作家,文化批评家和翻译者。有诗歌、评论、散文随笔以及翻译作品数百篇(首)见诸各类报刊。曾两次获得短信文学大赛诗歌奖。诗歌入选多种选本。评论文章发表于《文艺报》《文学报》《诗探索》、《山花》《大公报》《星星诗刊。理论版》等。并在《信息时报》《芒果画报》《华西都市报》《南国都市报》《生活周刊》等多家媒体开设专栏。应邀参加第二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著有文化论著《色空书》(与蔡俊合著),诗集《敲着楼下的铁皮屋子》。现居广东。

李之平的诗

生命繁盛的院落

秋天,这院子有些喧嚣
蜜蜂和鸟雀约会着
果树的香味和干净的瓜菜
蚂蚁在干泥上奔跑
它们都和我一样
看见了那湛蓝天宇的
空旷和透明
苹果忍不住落下
激起黄狗的闷叫
远道而来的牙齿和舌头
将会知道
它们体内阳光的热烈
它们献出爱情
种子,在嘴唇上
模仿亲吻的感觉
以及生命延续的箴言
阳光灿烂下的
浑圆的孤独
疯狂的脉管和
心跳一样的水的上升
最后,一切都与高入云霄的白云
互相理解
深秋来了,大地金黄
感谢光,感谢色彩
感谢神,感谢慈悲
感谢白鸽,乌鸦,灰雀
还有那些没有姓名的鸟
轰地一声
消失在南方的地平线

12.9
 


 
它被发出来
一个单音,来自对面
历经心、肺和喉
 
来到你面前
跟在后面的是
血液,软组织,毛发
 
以及笨拙
难以命名的气味
和梦的残余物

06.5
 

白发观察
 
尘世最终将被雪覆盖
就像黑夜终将黎明
 
我的一根白发
是我身上的母亲
我的一条皱纹
是我的父亲
 
我已经老了
我手里拿着一根白发
很想对母亲说:
我多么爱你

2008.03.06凌晨
2008、5、9上午改
 
 
哈什河岸
 
冬天一过,我们告别哈什河
远远地看到河边的冰凌,上面闪着天际的光
 
大地的静默隐藏了河水
也许在酝酿风暴,准备向春天进发
 
风追着河岸,怒吼的狮子追着我
正如那年秋天,我与一个人在河床边骑车
灌木丛黑压压地向前涌
右边是旱田。无边的金色,叫我们难以言语

07、8
 
 
在命名前
 
命名前我是软的
害羞,怕见阳光
 
站在混沌中,我的手等待发芽
长出属于我的手指,辨认每一个亲爱的兄妹
 
我的五官藏在头发里,需要给予勇气
我的声音四处漏风,没有注明年龄
 
我这样一个没有特征的物体
等待有人叫出来,在天地间给予身份、性别和地位
 
以及爱情和坚韧,谦逊和独立。我等着
让一束电光击中我。在天亮之前
 
不要把我变成花朵
我不需要抽象的命名

07、5、13清晨
 
 
闲谈到父亲的死
 
分别两月
我和爱人坐着闲聊
话题自然进入父亲的亡故
 
父亲去世两个多月了
我也渐渐平静
 
作为一个必然的人生结局
八十高龄,与车祸后遗症抵抗四年
死亡这门功课教我们循序完成
 
我平静叙述那一天的细节
爱人专注听着,不时发问
我努力让故事的节奏平缓
描述清晰,语音沉稳
仿佛讲着他人的老故事
 
我讲到每个人的反应
父亲一刻刻向下的沉坠
滑落也是飞翔
他在努力瞄准航向?
 
我听到啜泣声
那是我的还是爱人的?
眼泪陪我们已经好久
语言继续缓步前行
 
此刻,悲痛忘记了它应有的容颜
它是向下向内走的
缓慢的历程包含最初的决堤
河水流下来
一直在冲刷两个世界的堤坝
 
要等待真正的平复
直到我们快乐理解生死
父亲或任何一位离世的人
都正活着,在不同的形态下
完成应尽的篇章
 
2015.11.16晚

 
向上的触摸
 
十月过后
我日日观察
伊犁家中院落的变化
甚至亲手触摸
那些残败的蔬果
 
为防摔落地面
我小心摘取树上剩余的苹果
透过树叶,纷披的天光
照耀我的脸
 
向上够的动作
还有那瞬时的仰望是
三十多年前的
 
初来新疆,九岁的我
努力够着树上的苹果,无数
光斑打在我脸上
 
是啊,向上
是干净,愉悦的
暂时摆脱人间,多么轻松
 
我相信离世一月的父亲正
步行于那条干净的路上
慢慢仰望,从容前行
 
2015.10.12晨
 

时久不见
——致——
 
冬天的寒湿气愈加重了
在南方,花草估计也难过冬
猫狗更不用说
我依旧照看它们
尽一己之力
 
烧水,沏红茶或普洱
暖胃,消食,增阳气
夜里泡脚,电暖袋放在腰部
努力的,是行为上加强心理的慰安——
衰老会慢一点
 
二人世界的战争与
其他人没有太多不同
一生必定要经受这种禁锢陪伴
来填充绝望的黑洞,防止向深渊坠落
 
二十年后,再次联系上你
这些天我还没有理清
那些混乱的感受
若在以前,听你的电话会结巴
 
我以为的永世隔绝,那就已埋葬的疼
已经过去了
可我忽略一种本质——不可预期的缘数
会不告而来。
 
假装镇定。我们都已经历太多
生命是个怎样的形态
活着的本意与必然
大抵了然
 
如此,泪水不能够越过眼膜冲出岸边
一生也必然要存留一些真气真意
 
摁住心慌,应该是,必然是说一句
你好,时久不见
 
2015.11.23
12.5续


在大海边听海鸟哭泣
  
我们在海边散步
一条道路看起来可以
永远走下去
  
海鸟
像是太平洋的祭司
而大海正遭遇
人类的侵犯
  
鸟和鱼
是我死去的兄弟姐妹
它们没有坟墓
只有大海和天空
我想告诉一个用心倾听的人
灾难
是相互的
人类毁灭自己的工程
庞大,富有激情
但我没机会说
陆地也是大海
也是茫茫的天空
这个,我也
说不出来
 
2005/5


兔子
 
我对着
一团白色的棉花
端详了很久
于是它为我长出了耳朵
长出了眼睛
它的眼睛真温柔
就像你很难想象的
没有办法的温柔
还有它的嘴唇
它的嘴不用动手术
甚至让我看见它的样子
忽然觉得
我的上唇显得很冷酷
我一直没写下这个见闻
那是去年冬天
我看到它在笼子里
可等买完了一棵白菜
再回来的时候
只看见
一张暖暖的皮
被风吹出一个
小小的
瞬间的漩涡

06/9

 
裤子
  
作为数学课代表
我踩着凳子站在黑板上
给同学们抄初一的数学题
炉子里火苗正旺
外面雪花茫茫
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我的手很紧
我担心着屁股上
那几块难看的长条纹
越来越难看
我已听到同学不止一次
笑话我
那一年,我非让妈妈
给我改掉哥哥那条橙色喇叭裤
裤子的屁股已经破烂
妈妈把长出来的裤腿
一条条补在上面
可我十三岁,不知道
贫穷的人根本没有时尚
只有羞耻
 
05/7/26

赞赏记录: 赞赏